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首页 > 学术中心 > 临床文献



可吸收医用膜与尺神经肌膜瓣下前置联用对肘管综合征患者疗效及神经电生理的影响
程中华、薛威、吴陈欢



摘要: 探讨可吸收医用膜与尺神经肌膜瓣下前置联用对肘管综合征患者的疗效及神经电生理的影响。方法 选择 2016年 2月至 2018年 12月医院诊治的肘管综合征患者 84例作为研究对象,通过抽签法将其 等分成试验组及对照组,每组 42例。对照组予以尺神经肌膜瓣下前置治疗,试验组则于对照组的基础上增用可吸收医用膜治疗,分别评价两组临床疗效、治疗前后神经电生理变化情况、并发症控制效果。结果 试验组总有效率高于

Abstract:


关健词: 可吸收医用膜与尺神经肌膜瓣下前置联用对肘管综合征患者疗效及神经电生理的影响
Meta Keywords:

肘管综合征属于临床上最为常见的上肢周围神经卡压综
合征之一,其临床发病率仅低于腕管综合征。手术是目前临
床上用以治疗肘管综合征的有效手段之一,其中常用的手术
方式囊括尺神经肌膜瓣下前置以及内镜下原位尺神经减压
等。尺神经肌膜瓣下前置是既往较为推崇的治疗术式,然而
随着近年来人们健康意识的不断提高,传统的尺神经肌膜瓣
下前置手术已然无法满足患者以及医务人员的需求??晌?br /> 医用膜具有生物相容性、通透性、可吸收性、贴附性较好的
特点,且能保障营养物质的正常交换,于体内可彻底降解,
有助于肘管综合征的治疗[1]
。本研究旨在探讨可吸收医用膜
与尺神经肌膜瓣下前置联用对肘管综合征患者的疗效及神经
电生理的影响,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择2016年2月至2018年12月我院诊治的肘管综合征患者
84例作为研究对象。通过抽签法将其等分成试验组及对照组,
每组 42例。试验组男 25例,女 17例;年龄 19~72岁,平均
(50.23±7.28)岁;病程 1~24个月,平均 (12.83±5.32)个
月;单侧病变36例,双侧病变6例;初中及以下18例,高中及
以上24例。对照组男27例,女15例;年龄20~74岁,平均
(50.31±7.32)岁;病程 1~25个月,平均 (12.87±5.34)个
月;单侧病变35例,双侧病变7例;初中及以下 19例,高中及
以上23例。两组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0.05)。
纳入标准: (1)经临床检查及影像学检查确诊为肘管综合征;
(2)年龄≥18岁; (3)入院前尚未接受任何相关治疗。排除
标准:(1)合并肘管内囊肿或肘关节创伤后肘外翻的患者;
(2)心、肝、肾等重要脏器发生病变的患者; (3)无法正常
交流沟通或伴有精神疾病的患者; (4)存在手术禁忌证的患
者;(5)正接受其他研究的患者。已获得纳入对象同意。
1.2 方法
对照组予以尺神经肌膜瓣下前置治疗:术前实施臂丛
阻滞麻醉处理,均取仰卧位,并将肱骨内上髁作为中心,
做 10~12cm的肘内侧弧形切口;依次分离皮肤、皮下组织
以及肱骨内上髁深筋膜,对尺神经予以适当的分离、牵拉;
对于 truthers弓形组织予以切除处理,同时切开尺侧腕屈肌两
头间的弓状韧带,对尺神经予以充分游离处理;随后,切断
尺神经关节支,根据患者具体情况可予以尺神经外膜切除,
行束间松懈;术毕,松开止血带,予以充分止血处理。
试验组在对照组的基础上增用可吸收医用膜治疗,即在尺
神经肌膜瓣下前置手术结束后,使用聚乳酸可吸收医用膜
(可吸收医用膜由迪康中科生物医学材料有限公司提供)对尺
神经病变部位进行包裹 (建议包裹不超过 1.5圈);朝前翻转
筋膜瓣,完成尺神经的固定,予以褥式缝合;被动屈伸肘关
节,明确无卡压后屈肘 45°予以石膏固定;术后 3周根据患者
恢复情况拆除石膏,并辅以神经电刺激进行相关功能的锻炼。
1.3 临床评价
比较两组临床疗效、治疗前后神经电生理变化情况、并发
症控制效果。疗效评价标准参照中华医学会手外科学会所制定
的上肢部分功能评价标准进行[2]
:10~12分即为优,4~9分
即为良,0~3分即为差,总有效率 = (优例数 +良例数) /总
例数 ×100%。神经电生理变化情况通过检测神经电刺激于小
指展肌引出的 CMAP波幅实现。并发症包括切口血肿、切口
附近感觉减退、瘢痕增生等。
1.4 统计学处理
采用 SPSS20.0统计软件进行数据分析,计量资料以 x±s
表示,采用 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采用 χ
2 检验,P<
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疗效评价
试验组总有效率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
0.05),见表 1。
表 1 两组疗效评价
组别 例数 优 (例) 良 (例) 差 (例) 总有效 [例 (%)]
试验组 42 28 11 3 39(92.86)a
对照组 42 22 10 10 32(76.19)
注:与对照组比较,χ2=4.459,aP=0.035
2.2 治疗前后两组小指展肌引出 CMAP波幅对比
治疗后试验组及对照组小指展肌引出 CMAP波幅均高于
治疗前,且试验组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
0.05),见表 2。
— 17—
万方数据医疗装备 2020年 1月第 33卷第 2期 MedicalEquipment,January.2020,Vol.33,No.2
收稿日期:2019-06-22
·论著·
纤维支气管镜肺灌洗联合振动排痰治疗重症肺炎
患者的疗效
余校宇
成都市西区医院重症医学科 (四川成都 610000)
〔摘 要〕目的 探讨纤维支气管镜肺灌洗联合振动排痰治疗重症肺炎患者的疗效。方法 选取 2017年 2月
至2019年2月于成都市西区医院治疗的100例重症肺炎患者作为研究对象,随机分为试验组和对照组,每组50例。
对照组给予振动排痰治疗,试验组在振动排痰治疗的基础上给予纤维支气管镜肺灌洗治疗,比较治疗前后两组的
肺通气指标、血清炎症指标及血气指标变化。结果 治疗后,试验组的 SpO2、PaO2、最高呼气流速、用力肺活
量、第 1秒用力呼气容积均高于对照组,C反应蛋白 (CRP)、WBC、PaCO2 及降钙素原 (PCT)均低于对照组,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 (均 P<0.05)。结论 纤支镜肺灌洗联合振动排痰治疗重症肺炎患者可改善血气指标和呼
吸功能,提高排痰效果,缓解炎症反应,更利于康复。
〔关键词〕重症肺炎;纤维支气管镜;振动排痰
〔中图分类号〕R563.1 〔文献标识码〕B 〔文章编号〕1002-2376(2020)02-0018-02
重症肺炎是 ICU较常见的一种急危重症,病情较为凶
险,在较长一段时间内患者都需要采取机械通气以建立人工
气道。但建立人工气道的方法会影响患者上呼吸道的正常功
能[1]
。在治疗时对患者使用镇静剂会抑制患者的咳嗽反射,
增加气道分泌物,进而影响肺通气,使肺功能受损,甚至导致
患者死亡[2]
。通过振动排痰法对患者的气管进行叩击、振动,
可使附着在表面的分泌物脱落,并促使其移动至大气道,从而
有利于进一步清除,但黏痰、痰痂往往很难彻底清除[3]
。纤维
支气管镜肺泡灌洗可稀释并清除黏痰,利于复张肺泡,改善肺
通气及换气功能[4]
。本研究旨在探讨纤维支气管镜肺灌洗联合
振动排痰治疗重症肺炎患者的疗效,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 2017年 2月至 2019年 2月于我院治疗的 100
櫉櫉櫉櫉櫉櫉櫉櫉櫉櫉櫉櫉櫉櫉櫉櫉櫉櫉櫉櫉櫉櫉櫉櫉櫉櫉櫉櫉櫉櫉櫉櫉櫉櫉櫉櫉櫉櫉櫉櫉櫉櫉櫉櫉櫉櫉櫉櫉
例重
表 2 治疗前后两组小指展肌引出 CMAP波幅对比 (x±s)
组别 例数 治疗前 治疗后 t P
试验组 42 3.91±2.33 5.91±2.39 3.883 0.000
对照组 42 3.90±2.32 4.90±2.18 2.031 0.046
t 0.020 2.023
P 0.984 0.046
2.3 两组并发症控制效果对比
试验组与对照组在切口血肿、切口附近感觉减退、疤痕
增生发生率方面对比均不明显,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
0.05),见表 3。
表 3 两组并发症控制效果对比 [例 (%)]
组别 例数 切口血肿 切口附近感觉减退 瘢痕增生
试验组 42 1(2.38) 1(2.38) 0(0.00)
对照组 42 2(4.76) 2(4.76) 1(2.38)
χ2 0.346 0.346 1.012
P 0.557 0.557 0.314
3 讨论
目前,临床上针对肘管综合征的治疗主要趋向于短时间
内非手术治疗无效后尽快予以手术治疗。其中尺神经肌膜瓣
下前置是临床上常用的治疗肘管综合征手段,已得到广泛的
认可[3]
。然而,患者术后可能出现神经和周围组织粘连,局
部瘢痕组织增生等情况,不利于预后。
本研究发现,试验组治疗方式可显著提高肘管综合征患
者的临床疗效??晌找接媚さ氖褂每赏ü∧ぐ晖瓿沙呱?br /> 经通道的重建,且具有稳定、牢靠的优势,从而有效避免尺
神经的再滑脱,促进了神经功能恢复;同时,本研究采用的
可吸收医用膜质地柔软,具有较好的生物相容性,不会对机
体造成严重刺激,在体内可完全降解,从而在一定程度上降
低手术的风险,发挥提高临床疗效的作用[4]
;此外,治疗后
试验组的神经电生理指标得到了明显的改善??晌找接媚?br /> 主要是通过物理隔离的方式,形成具有微孔迷路结构的屏障,
将创面与周围组织隔开,避免纤维细胞等透过屏障,从而减
少神经粘连的发生,为神经功能的改善创造了有利条件,最
终达到改善神经电生理的目的[5-7]
。
综上所述,可吸收医用膜与尺神经肌膜瓣下前置联合应
用于肘管综合征患者中,可获得较为理想的临床疗效。
[参考文献]
[1]张春晖,刘继,刘喜波,等 .改良筋膜瓣在尺神经松解皮下前
置术中的应用 [J].北京医学,2018,40(1):27-29.
[2]戴永平,王亮亮,张君,等 .尺神经骨膜外前置术与单纯尺神
经松解前置术治疗肘管综合征 [J].中国中西医结合外科杂志,
2017,23(2):177-179.
[3]王晓峰,李学渊,薛建波,等 .带血管蒂深筋膜瓣下尺神经前置
术治疗中重度肘管综合征 [J].中华手外科杂志,2016,32(5):
387-388.
[4]赵民,邵新中,吴金英,等 .尺神经原位松解术与尺神经松解
皮下前置术治疗肘管综合征的疗效比较 [J].实用手外科杂志,
2016,30(4):413-415.
[5]孙良智,栾素娴,孙建民,等.带血管蒂尺神经肌筋膜下前置术治疗
中度肘管综合征 [J].中国矫形外科杂志,2017,25(5):399-403.
[6]张宏亮,李身泰,李明,等.运动神经传导速度在肘管综合征分型
中的应用 [J].河北医科大学学报,2019,40(3):296-299.
[7]李伟.尺神经肌膜瓣下前置联合可吸收医用膜包裹治疗肘管综合征
疗效分析 [J].中国实用神经疾病杂志,2014,17(19):37-38
久久精品欧美一区二区三区